千葉samul

雪落无声。

梦见雪簌簌落下的声音,

树枝上铺上了一层白,

我在雪地上奔跑来来回回。

我喜欢在下雪的时候,

一个人跑到后山去走走,这样不会被所有事物所侵扰;鸟,更多的是麻雀,或者是邻居家养的鸽子,看到树上的剩下的浆果,动情地享食;有时会看到难得一见的老鹰,一个人落寞地在灰色的天空翱翔;小时在夏天,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喜欢偷刚刚开始成长的小鸡,而我们的任务是见到他们的影子就不断咆哮呐喊张牙舞爪表现出很凶神恶煞的样子驱赶他们后又欢乐地玩耍的样子。

但是现如今,却少见他们的身影了。

下雪的清晨,我喜欢一个人跑到我家屋前的操场,那个是我读小学时,上体育课的操场,像是矮山削平了一样,形成天然的平坦的场地。雪下得比较厚时,我喜欢将我的小脚步留在操场雪地上的每个角落,如此这般,则非常有成就感。因为雪比较厚,漫进了雨靴,所以每次外出双脚会打湿掉;所以后来,我会穿大人的高高的雨靴,从而解决了脚打湿被骂的困扰。

我家离小学很近,有时候我会一个人跑到教室去走走,那里有一架钢琴,有时我会弹一首简单的曲子,或者轻轻跟着哼唱;

雪下了几天,雪会结成冰块,我会拖着块木板,或者直接穿着鞋在小斜坡上滑行,那简直是不亦乐乎,来来回回。

我家有口池塘,池塘会结冰,我喜欢在上面行走滑行;不过有次傍晚时分,我又奔到上面,虽然后面冰裂掉了进去,脚湿透后,我脱掉冰冷的鞋子,在雪地上疯狂地奔跑,像个野孩子一般。

长大以后,因为很少在家,在南方,很少见到下雪;去年底去北京,在未名湖畔,我再一次体会到在冰面滑翔的刺激与痛快,一如回到了童年,那个忧伤而忧伤的自己。

在冬天的夜晚,我一个人逃进山里,

周围都是雪,他们都在融化又聚集,

她说,你不是说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也许小时候命运你怎么也改变不了,

只有等待,等待他们都融化的时候;

才会得到,你想要的飞翔啊。


标签:
评论
< >
© 千葉samul | Powered by LOFTER